当前位置:大忙人社会美国对这国狂征456%的关税 新世界工厂悬了
美国对这国狂征456%的关税 新世界工厂悬了
2022-09-21

美国商务部于当地时间7月2日表示,已经发现越南生产的耐腐蚀钢产品和冷轧钢采用韩国等原产地的基质,这些基材已经规避了美国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美国商务部将对这些钢铁产品征收高达456%的关税。

据悉,这些钢铁商品的原材料,是由越南从韩国等地进口,并小规模加工后,最后出口到美国。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和2016美国就已对韩国这类商品征收关税。而从2019年4月开始,越南到美国的耐腐蚀钢材和冷轧钢的出货量与之前的同期相比,增加了332%和916%。

这就意味着,韩国的一些钢铁企业试图绕道越南,而规避关税的做法或将落空。同时,越南的企业也将迎来被征收关税,而利润减少的风险。无论对于韩国经济,还是越南经济这可能都将是受到冲击信号的一个开端。

与此同时,由于韩国企业在越南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一旦美国从钢铁开始,对越南经济开启加征各类关税的进程,韩国在越南的许多合资企业也将受到重挫,进而韩国和越南的经济或也将再度受到打击。显然,这是全球经济不确定性,越南高度依赖韩国资金,以及韩国本土缺乏大力发展制造业基础的一系列被动之处。

这也是韩国和越南经济或将陷入各自衰退困境的一大迹象,事实上,韩国和越南的经济已在近期表现出了这样的现象。我们首先来看韩国,韩国央行数据显示,韩国第一季度GDP下降0.3%,是自2008年末下降3.3%以来最严重的收缩,并且从去年10月至12月的1%增长率下滑。近期韩元也一度跌至2017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成为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

同时,韩国三星电子第一季度营业利润下降了60%,该企业收入下降13.5%至52.4万亿韩元。三星核心半导体业务的营业利润下降7.4%至4.1万亿韩元,而显示器业务的亏损则为5600亿韩元。其移动业务营业利润下降1.5%至2.3万亿韩元。

雪上加霜的是,日本从7月4日起对向韩国出口的半导体、芯片相关商品开启限制,多方分析,这将令韩国半导体这一优势产业再度受到重挫。那么,韩国经济的风险则将传导给越南,BWC中文网观察团稍早前就提及,目前,韩国资金已经是越南最大外资,大约有5500家韩商在越南经商。

值得注意的是,仅2017年,韩国电子企业将生产基地迁到越南后,韩国半导体、平板显示器、无线通信设备及电子设备配件等四大电子零部件的出口额占总体的46.7%。韩国对越南投资545亿美元,共计6130个项目。分析认为,在韩国制造业受到重挫的同时,越南制造业能够真正走多远?或已成为未知数。

而通过美国商务部提出的对最初在韩国生产的越南钢铁征收关税这一最新进展,几乎可以确信的是,越南制造和越南经济想在全球经贸和制造领域“坐收渔利“的计划可能将化为泡影。越南经济学家Vu Dinh Anh近日称,越南有大约6000万劳动力,韩国三星集团已经把越南选为自己的主要生产中心。然而通过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越南经济可能并不会因为韩国企业的大幅投资而真正受益。

这一点,同为智能制造领域的美国苹果公司数据也进一步说明了问题。俄媒近日援引《日经亚洲评论》对苹果供应链数据分析后,得出“苹果越来越依赖中国生产”的结论。

分析报告显示,在苹果的200家主要供应商中,中国供应商的占比超过20%。从2012年开始,数字增加到了3倍,而同期美国伙伴的数量则一直在缩减。据最近资料,在目前200家供应商清单中,有41家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的企业。

调查显示,苹果应该看到中国供应商的前景,中国电子产业进步显著。同时,中国工厂的质量监控完全符合世界水平。众所周知,苹果总部对挑选配件供应伙伴、或iPhone和Mac电脑的组装伙伴是多么的严格。显而易见,近日苹果公司计划将在美国的最后一个生产线转移至中国,就再度佐证了这一观点。

这一比较的结果说明,越南并不具备精密高端生产制造的深厚基础。同时,越南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一直非常低下,虽然近年取得了一定增长,但比东南亚许多国家都要低很多。例如,三年前,越南劳动生产率仅相当于新加坡的7%,马来西亚的17.6%,泰国的36.5%,印尼的42.3%,菲律宾的56.7%,而且这一差距仍在不断扩大。

CNBC稍早前援引贝恩公司副总裁Gerry Mattios表示,东南亚不会成为世界工厂。在东南亚,人们往往只会看到一些一些装配生产线,而并非全部。也就是说,Mattios认为,处于东南亚的越南也并不可能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

通过本文的诸多迹象,我们不难发现,越南经济或正在受到过于依赖韩国企业投资的风险冲击。越南经济距离真正实力雄厚的制造业国家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越南经济还正面临债务的困境,汇丰银行报告称,越南或在2019年逼近65%的债务比例警戒值,并将越南列为了东南亚最需要巩固财政的国家。但越南央行数据显示,越南外汇储备仅为635亿美元。

基于此,一些分析师会自然将越南经济与印度经济相提并论,因为它们近年高增长的指数都是建立在巨额美元债务基础上的,认为越南在不可能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的同时,反而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印度经济。要知道,印度经济或也早已陷入债务黑洞。仅截至去年年底,印度公共债务增加了近1.4万亿卢比,达到83.4万亿卢比(约1.19万亿美元),这一数值达到了该国外储的2.5倍以上,印度外汇储备约为4017.76亿美元。